這天早上安寧病房的醫生來病房跟那個菜鳥醫生交接

我相信,這位醫生是訓練有素的好醫生

因為我在他眼裡,看見了對病人的關懷

在他和家人的對話中,看見了那份尊重

也許,安寧病房會是一個好選擇

然而,這時候霏才知道安寧病房,並不是說要進去就能進去

而是要排隊!!

我們開始了等待進入安寧病的日子

醫生答應我們每天他會來看外公,並且告訴我們所有我們應該了解的事情

而外公的意識清醒的時間似乎比之前更短了

----------------------------------

霏的媽媽跟外婆溝通了很久,怕她無法承受...

但有很多事情即使不願意

還是得進行..

霏陪著外婆回家去整理外公的衣服

因為人家說人走之前要給他穿上他生前最愛的衣服

這樣他才能穿著走..

而外公告訴外婆,他想穿霏結婚時訂做的那套帥氣的西裝

還有皮鞋和外婆送他路邊攤買的一百元的手錶(閃亮亮的那隻)

外婆強忍的情緒,回家收拾衣服

這是外公的願望

我們得勇敢的幫他做好

---------------------------------

霏這才發現坦然的面對死亡是一門藝術,也是人生必修的課題

我想外公真的是放下了,正在勇敢的面對了死亡,

如他前幾天所說唯一不能放下的是外婆

而他的行動,也一次次證明他的智慧

這時候已經不是言語能表達了

夜裡外公總是牽著外婆的手入睡

不是因為他害怕離開外婆

而是他知道這是他唯一還能給外婆的了

他希望外婆堅強

因為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們所有的子女們不能戳破這些

所以遠遠的看著這對恩愛的情侶所剩無多的時間

現在開始,有很多話因為忌諱所以不能說

但是很多事情我們得坦然的放手

-----------------------------------

這些文章是後補的

但霏一直想為什麼大多數的人總是在面對死亡時不能坦然?

錯愕、無助、悲傷

為何不能在知道自己大限之前,多留點時間給自己和家人把心理的想法說出來

非要等到言語不清了,才有很多話想說卻又沒辦法說?

其實霏真的很想問外公還想跟大家說什麼?

霏也很想帶著攝影機去病床替外公拍遺願清單在替他製作一張送別光碟

霏很想留住外公的聲音、影像、一舉一動

因為在沒多久後,我們將真的失去他

而最後除了記憶我們,對於他的一切我們將一無所有

但霏沒有問外公想不想這樣做,也沒有勇氣這樣做

因為外公或許不希望人家看到他不舒服的樣子

也或許很多話他不願意說,因為他不想觸碰了讓大家感傷

我們陪著外公倒數他的生命

一切只能訴諸文字

但悲痛的感受讓霏很多過程,記不清楚

只能慢慢的回憶

眼淚

再次滴下

訴說著霏對外公的不捨

這是一個月前的心情

時間飛快,但卻始終是霏面對人生課題的一種煎熬

    全站熱搜

    F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