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7  

 

 

五月份農禪寺禪二的兩天,前面的時間超痛苦,不是一直度估就是全身痛, 再加上作息的問題,第二天真的就很想放棄,大部分的時間是昏沉、痛苦、妄念輪流交替的,而且全身不舒服痠痛都跑出來了。大概是因為平常很少與身體對話,現在身體抗議了,反應特別明顯。

 

第三天一大早上頭痛到爆,整個人除了度估還是度估,甚至超想站起來說我要放棄了,可以回家嗎?

 

忍著全身的痛楚,光是拜佛就拜了不下百次,這兩天拜下來的次數應該超過我這輩子目前為止拜佛的次數了。

 

帶我們的果毅法師說:『這幾天就是來這學習調飲食、調作息、調身、調心、調呼吸。昏沉、妄念、疼痛每個人都有不必太在意』

 

聖嚴師父也說:『不要把疼痛、妄念,不順。當做沒信心禪修的藉口拒絕再給自己機會。因為連一直在坐的師父都會痛,如果這樣放棄,真的是自己的損失。』

 

中午之後,聽了聖嚴法師的開示止觀和信心兩課之後,最後兩炷香收穫非常非常多。(雖然當初在華梵也教過,但偏偏當時就是心聽不進去,更別說有所感了。)

 

也許是因為想放棄了,所以就想,既然連靜坐都做不好,也沒辦法靜。乾脆從最簡單的做起好了,那就是放鬆。

 

沒想到這樣讓我想通一件事情。

 

靜坐的痛,是平時肌肉累積得緊崩和壓力沒辦法釋放,痛的點一直都沒辦法突破,即使平常有在靜坐,練動功,但腳痛腰痛背痛,這些問題始終無法根治只要一坐下來,就很多念頭,坐不久。

 

當然很多人也說,靜坐時全身痛是必然的,只要忍過去跟他共處,痛就痛,當享受,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其實聽到這裡我一直很不以無然,

 

因為通就不痛了,平時都沒放鬆整個身體狂被操,一下子要求身體不要緊繃怎麼可能不會痠痛不抱怨,

 

為什麼一定要忍著痛才算有層次的修練呢?

 

 

 

我想回到最根本的方法來練習,就是當忘念來了,就去"察覺" ,而後"知道" 他是妄念,察覺的時後告訴自己"跳過"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疼痛的時候,不是忍受它,而是找出痛的主因。

 

我想這跟身體肌肉使用過度,緊繃有關。怎麼放鬆??

 

靜坐的時候,肌肉是不自覺緊崩的,尤其是平常原本就在用力的點,在靜坐的時候更明顯,所以當痛來的時候,察覺他的原因。盯著這個點,處理掉他的緊繃感,讓他放鬆,讓身體在靜坐的時候施力點平衡,難怪師父一直提起靜坐的時候肚子要放鬆,背要挺,肩要鬆。

 

一直沒發現,如果盤坐的施力點平衡之後,只要肚子放輕鬆,用腰來調整平衡的支撐點,讓肩膀放鬆其實坐起來就沒那麼累了。這也是後來一直在大腿墊毛巾橋位置的原因。只要腿和身體之間的椎體的施力點達到平衡,沒多久多年的痛消失了,人也放鬆了。

 

 

 

一瞬間

 

 

 

空和靜出現了! 整個人變成一張白紙一樣,想要有妄念都想不出有什麼忘念,整個人非常輕鬆 可以坐非常久,而且沒有一點痛感。

 

(要不是第二堂課要起來動一動,我想自己應該還能坐更久)

 

 

 

由於上次禪一的時候坐得非常痛苦如死的經驗告訴我,不要求有什麼進展,平常心參加。

 

有在修行的長輩們,也一直提醒我,平常心,順其自然。

 

所以這次我真的把一切念頭放到最低最低。甚至只想能撐到出關就萬幸了。

 

也因為這樣,反而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聖嚴師父開示『禪修的人,不要貪著有什麼體驗,什麼感應,神通,反到是基本功從最基本的止觀,察覺,知道都做不好。放下了基礎,眼睛看著未來可能成仙成佛之路,練再多也是沒辦法實現的。』

 

 

 

因為內心始終多了貪,多了想要自己能更好,能多一點點,比別人快一點點也好。

 

 

 

我覺得法鼓山的禪修讓我體驗到,更踏實的『靜』功,

 

雖然整個空的狀態只有短短的不到五分鐘。確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珍貴體驗。

 

原來,外求的一切,其實在自己內心,就像聖嚴師父開示『每個人都是未來的佛』

 

只是我們沒機會,好好面對自己。

 

解決痛的根源才能讓自己在專注禪修的方面上更加精進,

 

雖然痛苦會不時的出現告訴我們,自己是存在的。

 

因為我們在現實裡就是有很多壓力和緊繃,而且忘記跟身體對話已經很久很久了,

 

之後我應該會記得這次的經驗,慢慢的踏實的,重新開始修起。

 

最後,快下課時,我在牆上課程表的右下角,發現這次上課的重點,就是藉著動靜的禪修來認識自己的身體,放鬆身心靈。

 

才恍然大悟,原來放鬆才是一個開始,一個看起來簡單,大家卻忽略的基本功,大家一直唸著心裡要有方法,卻完全忘記方法就是放鬆。

 

我笑了,原來秘密就在這裡面阿~

 

 

 

=============

 

修行有目標很好,把禪七當攻頂的目標也很好。

 

但是如果拿禪修課程當集點一樣速食,用幾個禪二換一個禪七,就覺得自己能在禪修上因為參加過而證明自己有境界,心態是不好的。

 

 

 

我當初也是這樣想,反正不管怎樣,人生只要能快速參加一次禪七就很不錯了

 

雖然目標沒錯,但心態上確實是再自欺欺人...

 

這次很慶幸自己遇到好的老師,果毅法師

 

點破了很多心裡最深處在修行上的貪念和不踏實

 

 

 

要藉著別人或自己來印證自己的禪修道行有多深,不也是一種貪嗔癡嗎?

 

腳踏實地的面對自己,走到人生最後一刻才是對自己真正的負責。

 

那時後,自己也會理解自己本質的真相吧~

 

 

 

也許,我還不夠謙虛,也許我修行還不夠好(脾氣還是很差)

 

但只要能多一點點時間跟自己獨處,用方法找到正確的路,多一點點善,多一點點好

 

其實~即使開始的時候,繞遠了,辛苦了,也是值得。

 

 

 

修行的路很長,人身難得。

 

要珍惜~

 

 

 

~共勉~

 

 

 

 

,
創作者介紹

FIO玩手創

F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