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是這樣的:
 
薛西佛斯是希臘神話中風神之子,由於他蔑視眾神,受到神的懲罰,必須每天卯足全身之力,將一塊巨石推到山頂,然後眼睜睜的看著那塊巨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滾下山去,於是他得再從頭往上推起,推向山巔,日復一日。
 
---------------------------------------------------------------------
在卡謬的心中,薛西佛斯是快樂的,因為他在無限反覆的過程中轉化自己
在尼采的心中,薛西佛斯是超人的,因為他面對一次次的歷史重演,卻能欣然接受
在心理學家眼裡,薛西佛斯是ㄧ種強迫症的代號
而在我眼中,薛西佛斯是一般人,是再平凡不過的市井小民
因為,每個人都是薛西佛斯。
 
ㄧ早起床,睜開眼便週而復始的工作,無止盡的工作,像隻莽莽撞撞搶食物維生的工蟻
起床、上班、下班、睡覺,每天每天兩點一線的生活
平凡的中產階級份子的生活,不就和薛西佛斯ㄧ樣嗎?
不斷的工作猶如不斷的推著石頭上山
試問,這個過程中,能否仔細思考每天同樣作息的情況要維持多久?
除了重複還是重複
 
人家說,哲學家總是比較心思細膩
我以為,能當上哲學家不見的是ㄧ件好事
因為,為生活忙碌的人,是沒有機會想太多的
除非太閒才有時間胡思亂想,無病呻吟
 
過去,我總是以虛無主義下狂妄的態度,笑看世間
瘋子眼中的世界真的比較快樂嗎?
也許,不是
哲學家眼中的那份悲觀
是替不自覺的人留下的感嘆吧
可,忙碌的工蟻,
該想不到自己的生命要怎麼提升,或是感嘆世間的無常吧?
 
究竟,誰才真正了解了生命的意義呢?
只能說,ㄧ種世界,多種視野。
 
------------------------------------------------------------------------
 
面對愛情,我是薛西佛斯
每一段愛情,都像是推著大石頭上山ㄧ般。
人們常常因為害怕受傷,所以把自己保護的好好的
寧可利用謊言來取代真心
只求達到目的
我,卻ㄧ再因為相信愛情,而弄得遍體麟傷
你問我:如果有機會選擇再談依次愛情,但這場愛情注定失敗,
我必定受傷,我還會為了這值得愛的人付出一切嗎?
 
我的答案還是肯定的
 
即使,ㄧ段感情的劫數,對自己未來總有空虛的茫然
但下一秒,我還是願意回到山下,推著石頭上山去
畢竟,結果ㄧ樣,過程也有所不同
每段過程上的記憶,總是不能抹滅
而這記憶,便是支撐我願意相信還有真誠之愛的勇氣。
 
在愛情的世界裡,薛西佛斯是一個勇者。
而我,是薛西佛斯。
創作者介紹

FIO玩手創

F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